首页 > 名家档案 > 画家观点

 

戴顺智-关于肖像画创作

  • 时间:2013-07-16 10:06:17  

1986年我考入中央美院国画专业的研究生,研究的课题是《中国画的继承与创新》。两年后完成了以创新为宗旨的系列组画--《西藏风情》、《历史的一页》和与之相关的毕业论文,1988年以来的十几年,除了完成学院的正常教学任务外,以大量的课余时间和精力继续这一课题的研究和探索,经过十多年不间断的努力,应该是所获不多,所思不少,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艺术语言,这也算是一种回报吧!
人物肖像画在中国画这个画种里,一直是比较薄弱的科目,在古代也只是局限于为帝王将相歌功颂德、树碑立传,除少数优秀作品外,大多数作品都造型呆板,构图雷同,艺术水准不高。
20世纪以来,随着西方素描教学体系的传入,给中国画注入了新的活力。中国人物画,特别是肖像画有了长足的进步,出现了不少优秀画家和肖像作品,中国人物画呈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景象。但就其整体而言,艺术思想偏于沉闷,艺术语言过于单一。正当中国美术界现实主义大行其道、写实绘画特别盛行之际,西方现代艺术观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各种艺术流派的出现改变了人们固有的思想模式和价值观。肖像艺术已不再满足于客体真实的再现,不满足于照相式的、贴标式的描写,而是用特有的艺术语言,主观化了或主体情绪化了的真实完成艺术创作。此时的真实观实际上逐渐离开了传统的真实观。艺术作品中对物理真实的关注,已让位于主观表达的需要,作品中的物理真实被彻底地肢解了。
随着“85新潮”的涌动,西方现代艺术狂潮冲击着中国画家固有的创作模式和艺术思想,西方现代艺术思想,深深地影响着整个美术界乃至每一个艺术家。每一个艺术家都在思索同一个问题:中国艺术向何处去?中国画画家个体向何处去?突破已有的样式,寻找新的艺术语言,高扬艺术创新的旗帜,就成了那个时期中国画坛最热门的话题。
我的肖像画创作,就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开始了漫长的艺术探索之路。首先面对的是在什么样的基础上创新,新的概念是什么,新的标准又是什么的问题。每一个艺术家对此都有着不同的迥异的实践,艺术多元化的今天,也允许艺术家做出不同的选择。争论思考的核心问题还是传统与现代,是完全否定,是全盘继承,还是有选择地继承吸收其中的精华为我所用?
传统与现代两个课题的整合,是对现代中国画家最严峻的考验,这是艺术思想的问题,实亦为文化思想的问题,顽固地复古与盲目地西化都不是有志于建设现代中国绘画者所应有的态度(何怀硕语)。
说实话,我不赞成“艺术与国际接轨”之类的口号,不能解决中国画存在的问题,任何天才也不能给中国画指出一条光明大道。中国画的建设只有靠中国画家自己脚踏实地去实践和探索。
多年来,我一直徘徊于传统与现代之间,凭心而论,我热爱传统,这是因为我的文化背景,我所受的教育,都不能让我与传统绝裂。同时我也喜欢现代艺术,因为我生活在一个前所未有的新时代,面对日新月异的现代艺术,我不可能无动于衷,现代艺术确实存在着某种合理性。并具有传统艺术所没有的东西,随着对二者分析研究的深入,将二者进行有机的整合,就逐渐成了我艺术实践的动机和理想。
每个民族的艺术都有其特有的生存环境和土壤,每个民族都有与生俱来的民族性格,民族艺术又是民族性格的具体体现。所以外来的文化,外来的艺术不可能替代本土的文化艺术,但本民族的艺术又需要在于其它艺术的相融相生中健康发展。
二十年来的艺术实践,有过短暂成功后的兴奋和喜悦,带给我更多的却是困惑与苦恼,艺术独行者走至今日,前面的道路依然茫茫无边,但探索的脚步还要继续走下去。    (2007年6月20日午夜于听雨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