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动态

 

【大美墨韵展讯】花影◆禅心——徐永生国画作品巡回展(青州站)

  • 时间:2015-04-02 13:59:07  

 

青州宋城大美墨韵美术馆指引图

青州宋城大美墨韵美术馆


徐永生艺术简历 :

1959年生,山东莱西市人。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山东省文化馆专业画家、山东设计职业学院副院长、山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研究生导师。

作品先后入选第八、九、十、十一届全国美展。出版《连环画精品集—徐永生》,技法专著《怎样画古装人物》,《古装人物技法》、《古装仕女线描集》、《名家线描罗汉》和《名家线描仕女》。2004年为国家邮政局设计《柳毅传书》邮票。2000年受法国里萨艺术学院之邀,作为文化使者随团赴法国,德国,意大利,奥地利等国家进行艺术交流。并先后到印度、俄罗斯、日本、韩国、埃及、柬埔寨,西班牙,美国采风。


规避与思考

——由徐永生的绘画想到的

文/郑岗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倾全部的热情在绘画领域,以不同的方式方法尽一些力量,譬如编杂志,编导美术专题,主编丛书······但是似乎感觉里总是有些疑惑如影相随。这就会赶到自己有些不沉静,有些杂念,有些臆想,更有些太爱回望。现在看到的艺术市场,画家对绘画的行状,理论与实践,自己总是感觉雾里看花一样。

徐永生作品❶
说明艺术的真与伪,是不可能的。可偏偏是谁敢说谁成道。
庞大的中国绘画阵营,让我相信艺术从来就是靠体验和感受,而乐于此道的只有技术的美恒久。不然哪来的这么多的从业者和创作者。
生存于这个复杂的时代又面临复杂的艺术命题,就要有种自作旁观者的勇气。尤其是期望在这个领域有所作为人,不能指望自己的感知和此起彼伏的流行于社会中的各种主张去苟同。一个艺术家要有自己的环境规和矩,以克制对艺术本质的曲解和自大。从这样的角度去理解,情形就是这样的艺术的魅力已存在,一切只凭艺术的良心。

徐永生作品❷
无论如何我想必须了解这个身旁的艺术世界和里面的人而不是关注自己疑惑,这可能是一种解脱的方法——转移目光。
那段时间我就偏巧遇到了人物画家徐永生,而且还聊了很久,言谈话语中又偏偏认为忽然发现他还是那么的性情。这个性情是纯粹和不紧不慢的。在文化偏向流行,艺术追寻变化,而世事又变化迅速这个当下他的坚持和淡定很难得,他让我想了很多,也回溯到二零零五年八月,在趵突泉湖畔一个叫做艺术空间的画廊举办的“水墨季风山东六人中国画联展”。
现在看来那是一个学术氛氲浓厚的画展,是那个时间活跃于山东花坛的有实力的几位中青年画家一次以联展的形式推出的系列画展。画人物的徐永生应邀参加了展览。
对于徐永生来说,参加这样一个画展是非常重要的,这不仅仅是因为画展的学术层次高,更重要的是所有参展的画家,都是他艺术之途上的挚友。他们的相聚,自然更多地包含了浓重的情谊。在那次画展上我和徐永生讲过这样的一些话:如果一些毫不了解艺术本质的人在左右画家绘画的创作方向,艺术就会成为滥情的一种方式。这样不但把艺术家搞成某种虚妄的标签,也会把艺术的核心搞得支离破碎,更不用说会成为书画市场乌烟瘴气的始作俑者。他很认真的说你更应当关注山东以中国画为终生事业和精神追求的画家们而不是现象。

徐永生人物作品❸
光阴荏苒,这个画廊后来转行了,似乎它是因为太专注学术的原因——曲高和寡,经营维艰。实际的情形是在那个时期,中国的市场已经开始蔓延着一股炒作的风气,良莠不齐的画廊真的就像是雨后春笋遍地拱土而出。好像我们真的迎来了一个中国画复兴的局面。这是它的春天吗?艺术追求和艺术市场出现的繁荣令我们欢欣鼓舞。当时我和徐永生都持怀疑态度。赝品不可怕,可怕的是造作的作假行状。
还好,那个画展上参展的画家都站在了山东画坛的前沿,而我也拍了几十位山东以中国画为终生事业和精神追求的画家。有时就会想疑惑不一定是坏事,在某种程度上我受益于自己的怀疑。在拍摄徐永生还有另外一些画家的专题里,我以为与影像共存的,是他们的真情和乐观。虽然对于观众只是视听的现象,只是一种表层的经历,可是它的诱人之处是凝结了我们彼此的感觉。原来那些存于绘者和观者之间难以言说的质感,会生动起来,更会真挚的共融在山水草木之间,那是大美的境界。

徐永生任务作品❹
其实,艺术的至真境界到了极致,必然与人类的善性融为一体。所谓善性当以真和美为行养,并持之以恒。和画家内心的执着有关。
现在看看我当时为他写的解说词,依然陶醉,以尽数其情怀。
生活在济南,在中国画学习创作之路上,苦修了二十余年的徐永生对济南的名胜古迹情有独钟。他知道在闹市里,那些掩影在绿树青苔间静静矗立了几个世纪的古宅旧居,潜藏着的文化是厚重的,在错落有致间充盈着诗情画意。因而他总是希望用尽各种方法去留住那些感动着他的自然景象和攸然闪动着的迷人泉水故事与历史传说。
徐永生是这样一位画家,他以画连环画和插图起步十数载里,他画过狐仙精怪,画过三国演义,画过贤哲圣人······
那些无数的影像一次次感动和改变着徐永生。那些在他笔端色墨中流动飘忽着的人与物,在徐永生的心灵世界,成为丰盈的素材和生动的图画。
于是,他以最为动情的笔触,描绘了那些悠长陈旧的往昔,清丽而又从容的勾勒。又使得他笔下的形象一脱旧事的风尘,变的质朴起来。


徐永生人物作品❺

徐永生是一位勤奋和挚着的人,从他爱上绘画的那天起。就一直未曾放下过手中的笔。他把自己置身于一个缤纷的彩墨世界里,用笔、用墨和那么多不同的生命形象交流、攀谈、拥抱。
在古宅旧居里那些陌生的、熟悉的,或者似曾相识的传统人物,勾起了他对往昔和历史的追忆以及吟唱。
徐永生总是以最大的真诚去感悟传统文化的魅力。他懂得当一个人潜心去聆听历史,他所感知的一切,终会带给他生命与理想最大的颖悟。他所表现的世界,也终会形成一个完整的属于自己的世界。徐永生的绘画总有种恬淡的情绪,散布于尺幅间。这和他沉稳的富有诗意的性格,有着密切的关系。他笔下的人物,或者高古优雅,或者清新隽秀,意境中总是透出了温润的古意。


徐永生人物作品❻

在徐永生的作品里,我们总能看到,被置于蓬勃自然中的人物会被描绘的诗意而又浪漫。那种与自然相生的人生理念,被他梳理的和谐而又独特。
他的视野停留在一切美好的经验里,他静静的在画案前,把自己积累的对于中国文化艺术规律的理念、感知都倾注在对画中人物的处理上。
这些积累是缓慢和坚实的,也正是这种漫长的劳作,才使得徐永生的古代人物描绘,渐渐脱离了传统和习惯上描绘仕女与文人仕大夫的方法,他将现实生活中可触摸的自然世界与自己内在的情感世界比对结合编织出自己的绘画空间。茂密的山峦树丛间,半藏半露的古装丽人,或者仙翁书生······
于是就有了徐永生区别于简单又过于粉饰的传统仕女画的表现方法。
于是艺术评论界便有了对他这样的评价:永生作画恬淡为怀,他总是细致地把每一件要画的物体,弄的慰慰贴贴。在缀上个明眸丽人,让人览画之余常生一份怜惜,每见他的画那么沉静有致。我总是诧异,在这纷繁的尘世中,他竟然能沉的下来,保留住这么一方净土。
徐永生在绘画道路上,不仅仅限于描绘古意旧情。他把所有的对于人生与艺术的理解,播撒在自己面前的画案上。

徐永生作品—《荷塘小息》
在那种强烈的具有理想主义色彩的思考中,固执而又一往情深的用笔用心去讲述他所能体会到的另一个心灵世界。这便是跨越时间,再造历史情景。
徐永生明白,在现实生活中去获得的人生感知与艺术的灵感,永远比追摹古意坚实和生动。古韵与情致的和谐,大致是徐永生绘画中最为看中的境界,而从现实中出发当是他的理想。
这是我当初对徐永生的最初理解。
前不久我看到他画的一张叫做晨曦的画,我有些突兀,一下子就在见到惠安女的美丽中,忘掉一些恶心的东西。让我感到他这种转身向南,从泉水边到了南海的跨越更为值得我细想。
这里面蕴涵的不止于是个人文地理和地域审美的问题,更是艺术道路的选择和尺度的把握,更关隘艺术与文化的本质。这个话题就要牵扯到对传统文化艺术,或者具体到绘画上有关传统绘画精神的正义和释读。
当然,有面对现实的规避与尺度。


徐永生作品—《罗汉图》